Menu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资讯 >
绝经后 HR+/HER2– 晚期乳腺癌患者使用 Ribociclib/来曲唑组合获得显着的 OS 益处
时间:2021-09-20
点击数:
来源:本站原创

  绝经后 HR+/HER2– 晚期乳腺癌患者使用 Ribociclib/来曲唑组合获得显着的 OS 益处

  来自 MONALEESA-2 3 期试验的数据表明,在来曲唑中加入一线 ribociclib (Kisqali) 对激素受体阳性、HER2 阴性晚期乳腺癌有显着益处

  在 MONALEESA 3 期试验中,接受 ribociclib (Kisqali) 和来曲唑联合治疗的激素受体 (HR) 阳性、HER2 阴性晚期乳腺癌绝经后患者的总生存期 (OS) 提高具有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2 试验 (NCT01958021),根据2021 年欧洲医学肿瘤学会大会期间提供的数据。1

  结果表明,添加ribociclib的由超过12个月的延长中位OS,在63.9个月用于组合VS51.4个月对来曲唑单独(HR,0.76; 95%CI,0.63-0.93; P = 0.004)。

  “Ribociclib 联合内分泌治疗是唯一具有 OS 益处的一线治疗方法,因此应该被视为 HR 阳性、HER2 阴性乳腺癌的首选治疗方案,”医学教授、医学教授 Gabriel Hortobagyi 说。德克萨斯大学 MD 安德森癌症中心乳腺癌医学系主任、乳腺癌医学肿瘤学系项目主任康纳利博士在介绍数据时说。“无论内分泌治疗伙伴、治疗线或绝经状态如何,使用 ribociclib 的 MONALEESA 试验都显示出一致的 OS 益处。”

  MONALEESA-2 试验的第一个主要终点分析于 2016 年提交,该试验检查了 ribociclib 加来曲唑在 HR 阳性、HER2 阴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一线治疗中的组合。当时,与来曲唑加安慰剂相比,该组合的无进展生存期 (PFS) 显着更长。2 在 2018 年第二次中期分析时,与安慰剂加来曲唑相比,该组合显示出统计学上显着的 PFS 益处,其中中位 PFS 分别为 25.3 个月和 16.0 个月(HR,0.568,P = 9.63 x 10-8)3。

  此外,3 期 MONALEESA-7 (NCT02278120) 和 MONALEESA-3 (NCT02422615) 试验均表明,在 HR 阳性、HER2 -阴性晚期乳腺癌。

  在这里,研究人员报告了 MONALEESA-2 研究的最终 OS 分析。

  该研究共招募了 668 名绝经后 HR 阳性、HER2 阴性晚期乳腺癌患者,这些患者之前未接受过晚期疾病的治疗。允许先前的辅助或新辅助内分泌治疗,并根据是否存在肝和/或肺转移对患者进行分层。

  患者按 1:1 的比例随机接受 600 mg 每天服用 3 周、停药 1 周的 ribociclib 加每天 2.5 mg 来曲唑(n = 334),或安慰剂加 2.5 mg/天来曲唑( n = 334)。

  主要终点是 PFS,根据 RECIST v1.1 标准进行局部评估,关键次要终点是 OS。选择的次要终点包括总体反应率、临床受益率、安全性和生活质量。

  根据 Hortobagyi 的说法,统计设计需要大约 400 例死亡用于最终协议指定的 OS 分析。使用分层测试策略,并且仅当 PFS 结果为阳性时,才在 5-look 组序贯设计下测试 OS。预先指定的 Lan-DeMets (O'Brien-Fleming) 终止边界被定义为单侧P值为 0.0219 或更低,并且该研究有大约 90% 的功效来检测 OS 的差异。此外,还对第一次后续化疗的时间进行了探索性分析。

  Hortobagyi 指出,在 2021 年 6 月的数据截止时,中位随访持续时间为 80 个月,这是迄今为止 CDK4/6 抑制剂报告的最长时间。当时 92.4% 的患者已停止治疗,但值得注意的是,ribociclib 组仍在接受治疗的患者人数是安慰剂组的近两倍(分别为 9.0% 和 5.1%)。停止治疗的最常见原因是疾病进展 (69.9%)。

  其他数据显示,随着时间的推移,添加 ribociclib 导致 OS 获益增加。4 年 OS 率的差异为 5.7%,有利于联合用药与单独使用来曲唑(分别为 60.9% 和 55.2%)。5 年 OS 率的差异为 8.4%(分别为 52.3% 和 43.9%),6 年 OS 率的差异为 12.2%(分别为 44.2% 和 32.0%)。

  Hortobagyi 说:“预先指定的亚组分析显示,关键亚组的 OS 获益一致,包括体能状态、年龄、种族、位置、既往新辅助或辅助治疗,以及转移部位的数量和位置。” “值得注意的是,某些亚组中的患者数量较少,因此置信区间很宽。”

  关于停止研究方案后的后续治疗,安慰剂组更多的患者接受 CDK4/6 抑制剂的后续治疗 (34.4%),而联合组的患者 (21.7%)。

  此外,发现添加 ribociclib 将首次化疗的时间延迟了大约 1 年。探索性分析的结果显示,联合组至首次化疗的中位时间为 50.6 个月,而安慰剂组为 38.9 个月(HR,0.74;95% CI,0.61-0.91)。

  在安全性方面,联合用药的中位治疗持续时间约为 2 年,而单独来曲唑为 1 年。经过 80 个月的随访,没有发现新的安全信号,大多数不良反应 (AE) 发生在治疗的第一年。特别感兴趣的最常见的 3/4 级 AE 是中性粒细胞减少症(联合用药为 63.8%,单独来曲唑为 1.2%)、肝胆毒性(分别为 14.4% 和 4.8%)、QT 间期延长(分别为 4.5% 和 2.1%) )和间质性肺病/肺炎(分别为 0.6% 和 0%)。

  “这是迄今为止任何 3 期晚期乳腺癌试验中报告的最长的中位生存期,” Hortobagyi 总结道。

  参考

  Hortobagyi GN、Stemmer SM、Burris HA 等。来自接受内分泌疗法 ± ribociclib 治疗的 HR+/HER2– 晚期乳腺癌绝经后患者的 III 期 MONALEESA-2 试验的总生存期结果。发表于:2021 年 ESMO 大会。2021年9月16-21日;虚拟的。摘要 LBA17_PR。

  Hortobagyi GN、Stemmer SM、Burris HA 等。Ribociclib 作为 HR 阳性晚期乳腺癌的一线疗法。N Engl J Med。2016;375(18):1738-1748。doi:10.1056/NEJMoa1609709

  Hortobagyi GN、Stemmer SM、Burris HA 等。MONALEESA-2 的更新结果,这是一项在激素受体阳性、HER2 阴性晚期乳腺癌中一线 ribociclib 加来曲唑与安慰剂加来曲唑的 III 期试验。安·昂科尔。2018;29(7):1541-1547。doi:10.1093/annonc/mdy155

  我是 SA、Lu YS、Bardia A 等。ribociclib 加内分泌治疗乳腺癌的总生存率。N Engl J Med。2019;381(4):307-316。doi:10.1056/NEJMoa1903765

  Slamon DJ、Neven P、Chia S 等。ribociclib 加氟维司群治疗晚期乳腺癌的总生存率。N Engl J Med。2020;382(6):514-524。doi:10.1056/NEJMoa1911149

 

 

 

最新文章介绍

孩子语言迟缓去哪个医院好?怎么治疗语言障碍症?

香港哪个诊所机构可以做语言康复?

港大医学院发现γδ-T细胞外泌体联合放射治疗可作为治疗鼻咽癌的新方法

香港治疗儿童语言发育迟缓医院哪家好?

儿童语言障碍怎么治?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