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海外新药物 >
瑞戈非尼与雷莫芦单抗都可以治疗肝细胞癌患者
时间:2020-12-19
点击数:
来源:本站原创

  虽然此次失败影响有限,但其带来的潜在风险无法忽视。目前,默克、罗氏、阿斯利康等都在进行各种与肝癌相关临床试验,以期在该市场中取得领先地位。目前,除Ketyruda外,拜耳的瑞戈非尼Stivarga(regorafenib)和礼来的雷莫芦单抗Cyramza(ramucirumab)均瞄准了肝癌二线疗法市场,与Opdivo展开竞争。而在肝癌一线疗法方面,罗氏的Tecentriq(atezolizumab)+Avastin(bevacizumab)的组合疗法在一期临床试验中取得了随访10.3月65%应答率的惊艳数据。基于这些数据,FDA已授予其突破性疗法资格。

瑞戈非尼

  事实上,百时美施贵宝在拓展Opdivo适应症方面遭遇过多次失败。最近一次失败发生在一个月前(5月8日),百时美施贵宝宣布CheckMate-498试验显示,与放化疗联合疗法相比,Opdivo+放疗未能延长新诊断胶质母细胞瘤(glioblastoma multiforme)患者的生存时间。而这一失败最早可以回溯到2017年,彼时在与罗氏Avastin头对头临床试验CheckMate-143中,Opdivo单药治疗胶质母细胞瘤未能取得更好疗效。2018年,Opdivo在小细胞肺癌(SCLC)适应症上也连续遭遇两次失败。2018年10月,在CheckMate-331临床试验中,相比化疗,Opdivo未能帮助曾接受过一轮铂类化疗后病情反复的患者延长寿命。2018年11月,在CheckMate-451临床实验中,与安慰剂组相比,Opdivo+Yervoy (ipilimumab)的组合维持疗法疗未能提升接受过一线化疗的SCLC患者的生存期。

  百时美施贵宝在Opdivo适应症开发时所面临的最严重挫折发生在2016年8月,彼时百时美施贵宝宣布Opdivo一线单药治疗晚期非小细胞癌(NSCLC)的CheckMate-026三期临床试验未能到达显著改善无进展生存期(PFS)的主要终点。这一失败不仅令百时美施贵宝股价暴跌19%,还迫使其重组研发部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