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海外新药物 >
威罗菲尼(Zelboraf)与放疗联用时的皮肤毒性
时间:2021-06-30
点击数:
来源:本站原创

  研究表明,BRAF抑制剂威罗菲尼(Zelboraf)具有放疗增敏作用,可阻断MAPK/Erk信号通路,进而使更多的细胞停留在G1期,而G1期细胞对于放疗更为敏感。因此BRAF抑制剂联合放疗可增强放疗的治疗作用。但BRAF抑制剂联合放疗亦存在安全性方面的弊端,主要表现为:皮肤毒性、粘膜毒性、肺毒性及颅内神经毒性。接下来,将较为详细地阐述威罗菲尼的皮肤毒性。

威罗菲尼

  威罗菲尼联合放疗产生的皮肤毒性存在“增强”和“记忆”效应,“增强”效应即为导致皮肤毒性出现的时间提前(有时可在放疗第3天时便出现)且程度加重;而“记忆”效应则为放疗结束7天后再次应用威罗菲尼时,可引起皮肤毒性的加重。皮肤毒性的严重程度与威罗菲尼使用时机存在较大相关性。研究显示:若威罗菲尼与放疗同期应用时,3级皮肤毒性发生率明显增加;相反,若威罗菲尼与放疗为非同期应用时,3级皮肤毒性很少发生。此外,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当全脑照射治疗(WBRT)时同期应用威罗菲尼,其2级皮肤毒性达34%,3级皮肤毒性达6%;而非同期应用威罗菲尼2级和3级皮肤毒性分别为7%和0%,差异非常明显。

  故而,WBRT时应尽量避免同期应用威罗菲尼。此外,皮肤毒性的程度与皮肤所接受的剂量相关,而与处方剂量、威罗菲尼应用剂量无关。皮肤毒性的预防及治疗方面,可应用护肤脂、局部糖皮质激素、水杨酸、磺胺嘧啶银等药物进行处理。一般而言,皮肤毒性的处理难度并不大,大部分皮肤毒性能在7天左右缓解。

 

 

 

最新文章介绍

索托拉西布(sotorasib)可治疗有KRAS p.G12C突变的肺癌患者吗?

索托拉西布(sotorasib)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有效吗?

患者使用索托拉西布(sotorasib)有什么用药建议?

索托拉西布(sotorasib)可以靶向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患者吗?

索托拉西布(sotorasib)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晚期患者的进展性如何?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