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现在的位置: 港医站 > 海外新技术 >
晚期乳腺癌研究前沿速递: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治疗方案
时间:2021-11-12
点击数:
来源:本站原创

  晚期乳腺癌研究前沿速递: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治疗方案

  乳腺癌是一种与患者体内的雌激素等密切相关的肿瘤,随着时间的推移激素受体阳性HER2阴性乳腺癌患者始终存在复发风险。可喜的是,治疗方案的不断增加,给患者们也带来了更多的生存可能。今天我们一起来了解一下治疗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的方法。

  3期MONALEESA-2试验

  3期MONALEESA-2试验研究了瑞博西利+来曲唑VS安慰剂+ 来曲唑在E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中的疗效。所有患者按照1:1的比例进行随机分组,试验组(n=334)接受瑞博西利600mg+来曲唑2.5mg;对照组(n=334)接受安慰剂+来曲唑2.5mg。

  主要入选标准:组织学或细胞学确证的HR+/HER2-绝经后晚期乳腺癌患者;此前无系统治疗;既往接受辅助及新辅助治疗允许入组包括TAM;N=668。

  试验的主要终点为研究者评估PFS(无进展生存期),次要终点为OS(总生存期),可选择次要终点为ORR(客观缓解率)、CBR(临床获益率)、安全性、QOL(生活质量)。

  试验数据截止到2021年6月10日,中位随访时间为80个月(最少75个月),研究结果显示:

  瑞博西利联合来曲唑组较安慰剂组中位OS延长12.5个月(63.9个月 vs 51.4个月,HR 0.76,p=0.004)。

  瑞博西利+来曲唑可获得长时间OS改善,亚组OS获益。瑞博西利联合来曲唑组,6年OS率为44.2%,对照组为32%;关键亚组分析结果显示,不同亚组OS一致获益。

  后续治疗结果如图所示:

  停药后的后续治疗CDK4/6i的使用在安慰剂组(34.4%)高于瑞博西利组(21.7%)。瑞博西利较安慰剂组延迟后续第一次化疗时间约1年。

  安全性:

  中位治疗持续时间在瑞博西利组为2年,在安慰剂组为1年;经过80个月(>6.5年)随访,未发现新的安全性信号(大多数事件发生在治疗的前12个月)。

  瑞博西利组和安慰剂组的3/4级不良事件发生率分别为:中性粒细胞减少,63.8% vs. 1.2%;肝胆毒性,14.4% vs. 4.8%;QT间期延长,4.5% vs. 2.1%;间质性肺病/肺炎,0.6% vs. 0%。

  研究总结:

  瑞博西利联合来曲唑对比安慰剂联合来曲唑一线治疗绝经后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展示出具有统计学意义和临床意义的OS获益。中位OS延长超过12个月(瑞博西利联合来曲唑组为63.9个月vs安慰剂联合来曲唑组为51.4个月);HR为0.76 (95% Cl, 0.63-0.93); P=0.004;6年生存率分别为44.2%和32.0%。

  经过>6.5年随访,未发生新的安全性信号。

  瑞博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是唯一具有OS获益的一线治疗方案,因此应考虑作为HR+/HER2-晚期乳腺癌的优选治疗方案。

  瑞博西利的MONALEESA系列试验展示了统一的生存获益,无论联合内分泌治疗联合方案、治疗线数或绝经状态。

  PALOMA-4试验

  3期PALOMA-4试验比较了哌柏西利(PAL) +来曲唑(LET)与安慰剂(PBO) + LET在E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中的疗效。所有患者(N=340)按1:1的比例进行随机分组,试验组接受哌柏西利125mg+来曲唑2.5mg;对照组接受安慰剂+来曲唑2.5mg。

  主要入组标准:组织学或细胞学确证的E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绝经后亚洲女性18-70岁;此前无系统治疗;既往无CDK4/6抑制剂进展。

  试验的主要终点为研究者评估PFS(无进展生存期),次要终点为PFS(BIRC)、DR、OR(总缓解率)、DCR(疾病控制率)、OS(总生存期)、哌柏西利药代动力学、安全性、探索性生物标志分析。

  初步结果显示:

  哌柏西利(PAL) +来曲唑(LET)较安慰剂(PBO) + LET可延长PFS。哌柏西利+来曲唑组无进展生存期中位数为21.5个月,安慰剂+来曲唑组为13.9个月;危险比率 (95% CI)为0.677 (0.529-0.867);除了≥65岁的患者外,其他亚组均观察到哌柏西利+来曲唑与安慰剂+来曲唑的无进展生存获益。

  哌柏西利(PAL) +来曲唑(LET)与安慰剂(PBO) + LET缓解率无差异。两组ORR(客观缓解率)和CBR(临床获益率)无显著差异。

  安全性:

  任意级别的不良反应包括:中性粒细胞减少、白细胞减少、血小板减少、贫血、ALT升高、AST升高、感染、咳嗽、口腔炎、关节疼。

  哌柏西利联合来曲唑治疗组,2.4%的患者出现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症;哌柏西利组因不良事件导致的停药为7.7%,安慰剂组为2.9%;导致哌柏西利组停药的最常见不良事件包括肿瘤进展和肺栓塞;严重不良事件的发生率:哌柏西利组15.5%,安慰剂组9.4%;哌柏西利组有1名患者(0.6%)出现严重的发热性中性粒细胞减少症。

  研究总结:

  PALOMA-4是目前进行的最大规模的CDK4/6抑制剂在晚期一线治疗ER+/HER2- 亚裔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随机Ⅲ期研究;

  哌柏西利+来曲唑与安慰剂+来曲唑相比,在该亚洲队列中显著延长了PFS,这与大多数白人患者PALOMA-2研究的结果一致;

  在亚裔女性中,未发现新的与哌柏西利+来曲唑相关的安全事件;

  本研究支持哌柏西利联合来曲唑作为ER+/HER2-绝经后亚裔女性晚期乳腺癌患者的一线治疗。

  PEARL研究

  在3期PEARL研究中,评估了哌柏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 VS卡培他滨治疗既往AI进展的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的疗效。该研究主要分为两个队列,队列1的所有患者(N=296)按照1:1的比例随机进行分组,试验组接受哌柏西利125mg +依西美坦25mg;对照组接受卡培他滨1250mg/m2。队列2的所有患者(N=305)也按照1:1的比例随机分组,试验组接受哌柏西利125mg+氟维司群500mg;对照组接受卡培他滨1250mg/m2。

  主要入选标准:组织学或细胞学确证的HR+/HER2-晚期乳腺癌患者;绝经后;既往AI进展;允许一线化疗。分层因素:内脏转移(是VS否);对内分泌治疗敏感(是VS否);接受化疗(是VS否)以及国家。

  试验的主要终点为PFS(队列2)(无进展生存期)和PFS(队列1+2且ESR1野生型),次要终点为ORR(客观缓解率)、DCR(疾病控制率)、DOR(缓解持续时间)、OS(总生存期)。

  患者接受治疗的基线特征为在哌柏西利+ ET治疗的患者中,首次后续治疗为卡培他滨占36.1%。在卡培他滨治疗的患者中,26.1%的患者首次后续治疗是CDK4/6抑制剂+ ET。

  研究结果显示:

  哌柏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 OS不优于卡培他滨治疗。哌柏西利 +氟维司群在Als耐药MBC患者中OS并不优于卡培他滨;哌柏西利+ ET在野生型ESR1患者中OS并不优于卡培他滨。

  哌柏西利联合内分泌治疗 PFS不优于卡培他滨治疗。结果分析,所有研究人群的PFS2结果均相似。

  研究总结:

  PEARL研究未达到次要终点OS:哌柏西利 +氟维司群在Als耐药MBC患者中OS并不优于卡培他滨。哌柏西利+ ET在野生型ESR1患者中OS并不优于卡培他滨。无论ESRI突变状态如何,哌柏西利+ ET在全球患者群体中并不优于卡培他滨。

  所有研究人群的PFS2结果均相似。

 

 

 

最新文章介绍

新一代卵巢癌靶向药瑞卡帕布Rubraca进入香港临床治疗应用

香港又出癌症根治新招!全球首例大肠癌内镜粘膜下剥离术在香港完成

全球唯一前列腺癌治疗性疫苗普罗文奇(Provenge)怎么样?有什么副作用?

晚期乳腺癌研究前沿速递: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治疗方案

三阴性乳腺癌最新消息:Sacituzumab Govitecan治疗中国患者,达到了试验的主要终点!

 

 

Tags:

   
       
        hkdoc66(长按复制客服微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