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ET加快肝胆肿瘤治疗进展

原癌基因 c-MET 是一种重要的基因,c-MET 通路在肿瘤的发生发展中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通路的过度活化和肿瘤细胞的存活、迁移、浸润、转移密切相关。  近些年来,随着靶向药物的兴起,c-MET 通路以及 c-MET 抑制剂在晚期肿瘤中的治疗是临床研究的热点。  c-MET 异常有 3 种情况  c-MET 基因突变:c-MET 通路的继发性活化是靶向药物继发性耐药的原因,如非小细胞肺癌 EGFR-TKI 耐药与 T790m 突变、c-MET 突变等有关。晚期肝癌病人发生率约 5%。  c-MET 基因扩增:肝癌病人发生率约 5%~10%。  c-MET 蛋白过表达:由于样本量的差别和地区差别引起肝癌病人发生率 20%~40% 不等,平均为 30%。  针对 c-MET 通路的抑制剂有两类  大分子药物:针对 c-MET 受体本身和针对其配体 HGF 的单克隆抗体;  小分子药物:大都是 ATP 的竞争性抑制剂,通过阻断酪氨酸磷酸化发挥抑制 c-MET 激酶的作用;  近几年,关于大分子 c-MET 抑制剂的效果不显著,不管是肺癌,还是胃癌均没有取得显著进展。  现有的研究表明小分子 TKI 比单抗更具疗效:之前 ASCO 年会报道的小分子 c-MET 抑制剂 Tivantinib 在晚期肝癌的 I~II 期研究取得了阳性的结果、今年秦叔逵教授团队入选 ASCO 壁报的两项关于小分子 c-MET 抑制剂用于晚期肝细胞癌的研究同样在初期显示出优势。  选择更合适的 c-MET 抑制剂才有可能取得更好疗效,秦叔逵教授说:今年我们的两项研究的小分子 c-MET 抑制剂均为「pure c-MET 抑制剂」——具有高度选择性,稳准狠,安全性良好、病人耐受性好。  肝癌肝外转移的治疗  肝癌肝外转移,常见于腹腔淋巴腺特别是肝门淋巴腺转移,其次是肺部转移,还有骨转移、皮肤转移、脑转移等。  虽然肝外转移,但肝癌病人大部分不是因为肺转移引起的呼吸困难、骨转移引起疼痛或截瘫等肝外转移病灶恶化而死亡,而主要是因为肝内病灶播散、恶化引起肝功能衰竭而死亡。  中国的介入专家认为,在系统浑身治疗的基础上,肝外转移的病人有必要对肝内病灶进行介入治疗。  肝癌肝外转移更加强调系统治疗。假如病人的肝功能状态允许,可以考虑对肝内病灶进行介入治疗或其他局部治疗,同时用系统浑身治疗手段包括索拉非尼、免疫治疗、化疗等去控制肝外病灶。  总的来说,浑身治疗 + 局部治疗,关注基础肝病,抗病毒、保肝利胆、改善肝功能。  胆系肿癌的内科治疗  胆系肿瘤是胆囊癌、肝内胆道癌和肝外胆道癌在内的一组异质性疾病,它们来自同一个胚层,发病机制和生物学行为类似。其起病隐匿、恶性程度高、进展迅速,预后非常差,主要以外科治疗为主。  在过去的研究中,全世界只有一项阳性结果的 III 期试验——吉西他滨 + 顺铂(GP 方案)优于吉西他滨单药。目前为止,GP 方案是胆系肿瘤的标准化疗方案。

由于发病率不高,研究较少,治疗棘手。内科包括化疗和分子靶向治疗等,已成为不可或缺的重要治疗手段。有研究表明,抗血管生成剂联合化疗似乎可提高疗效、胆系肿瘤或与 FGF 等靶点有关,期待未来有所突破。

推荐阅读:肝癌的局部治疗和浑身治疗食管癌肝转移的临床治疗评估

<
温馨提醒:为了战胜疾病,相信所有患者和家属都希望找到香港最好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来给自己或家人看病,但个人精力其实有限,往往难以面面俱到,医院病床、语言障碍、签证时间不够等难题都是患者和家属要克服的阻碍。唯安国际医疗开通香港医院绿色通道帮助大陆患者顺利就医,大陆患者选择赴港就医前,唯安国际医疗可以帮助大陆患者获得更多就医资讯,免费咨询热线:00852-60660160
一键免费通话 在线免费咨询
上一篇:肝癌患者何时选择肝移植术
下一篇:什么情况下做肝移植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