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AASLD年会,日本教授公示靶向药物仑伐替尼在中期肝癌患者中实现了61%的缓解

2019AASLD年会,日本近畿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院长Masatoshi Kudo(工藤正俊)教授口头报告了一项针对TACE和靶向药物在中期肝癌治疗中的疗效的比较研究。  研究背景:尽管TACE是中期肝癌的标准疗法,但作为一种异质性疾病,仍有部分患者不能从TACE中获益。这部分患者的治疗目前仍是临床上尚未满足的需求。该项研究旨在考察在肿瘤体积大或有多个小结节的中期肝癌患者中,靶向治疗药物仑伐替尼与TACE相比是否为初始治疗的更佳选择。  研究方法:研究纳入了2006-2018年间接受仑伐替尼或常规TACE(conventionalTACE,cTACE))作为初始治疗的642例连续性病例。本研究选取了其中176位患者,接受仑伐替尼或cTACE作为初始治疗,并满足以下标准:手术不可切除、超肝移植(“upto7”)标准、没有接受过TACE或系统治疗、无血管侵犯、没有肝外扩散、肝功能Child-PughA。使用倾向评分匹配来调整患者的人口统计学数据。  这项研究纳入的患者是超过“upto7”标准的,也就意味着这些患者肿瘤负荷大,比如体积大、跨肝叶分布或多病灶,而这些患者是不适合进行TACE治疗的。TACE可以使“upto7”标准以内的小肝癌肿瘤获得完全缓解,疗效高。“upto7”标准指的是结节的大小与结节的数量之“和”,按照这个计算方法,3个4cm的结节即为“3+4=7”,在“upto7”标准以内;3个4.1cm的结节即为7.1,超出“upto7”标准。但以7个1cm跨叶结节为例,就很难进行选择性TACE,达到完全缓解。通过右肝动脉和左肝动脉行TACE,不仅缓解率低,还会造成肝损伤,影响肝功能,导致生存率低。在“upto7”标准以内的患者是TACE的良好候选人,但超出“upto7”标准的患者则并非如此。  在我们的研究中,仑伐替尼表现出色,在中期肝癌患者中实现了61%的缓解率。我们发现,首先使用仑伐替尼有3点优势:1)仑伐替尼可以减少肿瘤数量和坏死病灶,实现疾病缓解;2)通常接受TACE后,血清中VEGF含量会升高,引起疾病进展,但在初始接受仑伐替尼治疗后再行节段性TACE没有使VEGF水平升高;3)接受仑伐替尼治疗后肿瘤发生坏死,所以只能选择超选择性TACE。研究结果表明,初始使用TACE,然后进行节段性TACE会取得较单独TACE更好的疗效。中期肝癌的治疗模式正在发生改变。

  情况结论:该项研究提示,对于超肝移植标准(“upto7”)、肝功能Child-PughA级、合并大肿瘤或多发肿瘤结节的中期肝癌患者,仑伐替尼较TACE可能提供更佳获益。

/uploads/209/20191122094717_57846.jpg

  在索拉非尼时代,索拉非尼的缓解率并不高,但仑伐替尼带来了较高的缓解率,所以在TACE前首先使用仑伐替尼是有意义的。贝伐珠单抗的研究结果是阳性的,也适用于联合治疗。在联合治疗中,疗效高的靶向治疗当然需要在TACE前使用,但随后的选择性TACE也是实现完全缓解的必要条件。  对于中期肝癌疗法的未来发展,我认为,中期肝癌的治疗策略正在发生巨变。在晚期肝癌患者,系统治疗是延长患者生存的重要方法,但中期肝癌患者是可以获得治愈的。到目前为止,TACE一直被认为是一种非治愈性的治疗方法,但是使用靶向药物,比如仑伐替尼,再行超选择性TACE,我们甚至可以实现超“upto7”标准,即高肿瘤负荷的中期肝癌患者的完全缓解。初始靶向治疗改善了TACE的疗效,所以我们应该将临床策略从先局部后全身调整为先全身再行有效的选择性TACE。这样,中期肝癌有望成为一种可治愈的疾病。 <
温馨提醒:为了战胜疾病,相信所有患者和家属都希望找到香港最好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来给自己或家人看病,但个人精力其实有限,往往难以面面俱到,医院病床、语言障碍、签证时间不够等难题都是患者和家属要克服的阻碍。唯安国际医疗开通香港医院绿色通道帮助大陆患者顺利就医,大陆患者选择赴港就医前,唯安国际医疗可以帮助大陆患者获得更多就医资讯,免费咨询热线:400-128-2066
一键免费通话 在线免费咨询
上一篇:肝癌手术治疗|肝癌可以通过哪些方法进行治疗
下一篇:肝癌治疗方法有哪些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