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阴性乳腺癌可以使用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治疗吗?

  三阴性乳腺癌(TNBC)异质性强,缺乏特异性靶点,化疗是其主要治疗手段。而一旦发生耐药,则迅速出现复发转移,迫切需要寻找治疗靶点为TNBC提出新的治疗策略。20世纪以来主要集中于TNBC分子分型的探索。2011年范德堡大学Lehmann教授通过对587例TNBC患者的基因芯片数据进行聚类分析,最早将TNBC分为BL1、BL2、IM、M、MSL、LAR七种亚型。2019年,复旦大学团队通过对465例原发性TNBC样本进行高通量基因芯片和测序分析,将TNBC划分为四种亚型,包括腔面雄激素受体型、免疫调节型、基底样免疫抑制型以及间充质型,并深入分析了各个亚型的临床意义和治疗策略。TNBC的分子分型推动了靶向治疗的实施。

奥拉帕利

  虽然众多靶向新药在TNBC的研究中遭遇滑铁卢,但近两年来,以PARP抑制剂和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为代表的靶向治疗依然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基于OlympiAD、EMBRACA研究结果,PARP抑制剂对比传统化疗显著延长PFS且毒副反应更低,2018年奥拉帕利、Talazoparib相继获FDA批准用于胚系BRCA1/2突变、HER2阴性的转移性乳腺癌。

  免疫治疗在众多实体肿瘤治疗中取得令人欣喜的成果,为TNBC带来了曙光。IMpassion130是一项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临床研究,对比了Atezolizumab(PD-L1单抗)联合白蛋白紫杉醇与安慰剂联合白蛋白紫杉醇,一线治疗局部晚期或转移性TNBC的疗效和安全性。本次ASCO会议公布了第二次中期分析OS数据,在PD-L1阳性的晚期TNBC患者中,Atezolizumab联合白蛋白紫杉醇治疗组与对照组相比,总生存提高7个月。2019年,Atezolizumab成为首个获批上市的PD-L1抑制剂,免疫治疗被写入临床指南。在通往TNBC “分类治疗”的道路上筛选(细化分子分型)、甄别(寻找疗效预测指标)与开发(新靶点与新药物)缺一不可。

 

温馨提醒:为了战胜疾病,相信所有患者和家属都希望找到香港最好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来给自己或家人看病,但个人精力其实有限,往往难以面面俱到,医院病床、语言障碍、签证时间不够等难题都是患者和家属要克服的阻碍。唯安国际医疗开通香港医院绿色通道帮助大陆患者顺利就医,大陆患者选择赴港就医前,唯安国际医疗可以帮助大陆患者获得更多就医资讯,免费咨询热线:00852-60660160
一键免费通话 在线免费咨询
上一篇:EGFR-TKI靶向治疗引起的腹泻应该怎么治疗?
下一篇:奥拉帕利可以治疗晚期铂敏感复发的卵巢癌吗?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