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是治疗卵巢癌最好的靶向药物吗?

  相信不久的将来就会看到PARP抑制剂的联合用药方案在新辅助治疗、早期治疗等更多领域的成果公布,尤其是PARP抑制剂联合ATR抑制剂或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PARP抑制剂联合ATR抑制剂的Ⅰ期临床研究中,当下所面临的最大困难之一是在二者不良反应叠加的前提下如何选择有效剂量。而PARP抑制剂联合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则刚刚起步,主要因为目前尚不清楚在卵巢癌领域免疫治疗的具体应用。但是PARP抑制剂联合抗血管生成药物的疗法目前显示出了非常好的疗效。未来PARP抑制剂在与抗血管生成药物或者免疫疗法的联合治疗的探索一定会成为热点。

卵巢癌患者

  SOLO-3研究带来了一个很大的惊喜,未来卵巢癌患者的首选药物不仅仅可以选择铂类,PARP抑制剂也可能长江后浪推前浪成为新的选择。不过就目前国内现状而言,实现PARP抑制剂的首选地位还有一段路要走。我国现下铂敏感复发的患者仍需首选含铂单药或联合治疗,对非铂敏感或铂不耐受患者,奥拉帕利则提供了新的选择。所以SOLO-3研究提示我们卵巢癌的治疗中,PARP抑制剂和铂类的地位同等重要,将有助于今后临床实践的更迭。

  SOLO-3研究确定了奥拉帕利是目前卵巢三大PARP抑制剂之一的地位。SOLO-3研究有力证实了奥拉帕利对于BRCA突变的患者能够带来极大的获益,因此,需要尽早使用。之前的SOLO-1研究为整个卵巢癌领域带来了最重要以及巨大的变化。每个BRCA突变的一线卵巢癌患者,应该将手术、化疗、奥拉帕利维持治疗作为常规治疗,这能够将原来仅仅1年左右的PFS提高3年,这给了卵巢癌患者治愈的希望。中国第一篇关于BRCA突变的文章提示中国约有28%的卵巢癌患者存在BRCA突变,所以针对每一个卵巢癌患者常规进行基因检测是必要的,奥拉帕利针对BRCA突变强力有效,越早使用效果越好。这无疑会改变中国乃至全球的临床实践。

 

温馨提醒:为了战胜疾病,相信所有患者和家属都希望找到香港最好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来给自己或家人看病,但个人精力其实有限,往往难以面面俱到,医院病床、语言障碍、签证时间不够等难题都是患者和家属要克服的阻碍。唯安国际医疗开通香港医院绿色通道帮助大陆患者顺利就医,大陆患者选择赴港就医前,唯安国际医疗可以帮助大陆患者获得更多就医资讯,免费咨询热线:00852-60660160
一键免费通话 在线免费咨询
上一篇: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使用顺铂治疗的疗效怎么样?
下一篇:瑞戈非尼(stivarga)可阻断肝癌细胞生长过程中的多种激酶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