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阴性乳腺癌患者使用顺铂治疗的疗效怎么样?

  三阴性乳腺癌(Triple-negative breast cancer, TNBC)是乳腺癌的一种亚型,约占所有乳腺癌的15-20%。TNBC的标准治疗方法是化疗,其新辅助治疗也不例外。从2017年开始,St.Gallen专家共识将“T>2cm的三阴乳腺癌”(即使可保乳)列入新辅助化疗的适应人群,使得TNBC新辅助化疗人群进一步扩大。在这样的背景下,如何优化设计三阴乳腺癌新辅助化疗方案就显得越发重要。含蒽环和紫杉的联合方案仍然是TNBC新辅助化疗方案的主流设计。

  但是,由于在新辅方案中添加铂类药物已被证明可以提高TNBC的pCR率,使其在TNBC新辅助化疗方案设计中大受热捧。尽管如此,铂类药物作为新辅助治疗方案的一部分尚未被指南一致接受(见图1)。其原因之一是由于TNBC是一个异质性非常显著的疾病群,迫切需要确定可能受益于铂类治疗的TNBC亚组人群及其有效的治疗反应预测指标。今年ASCO会议上公布的TBCRC030研究就是关于这个领域的一个非常有趣的研究。

顺铂

  要谈TBCRC030研究的思路,可以从BRCA基因突变与铂类药物的关系谈起。我们知道大约60%到80%携带BRCA1种系突变的乳腺癌是TNBC。从理论上来说,BRCA基因相关的DNA修复缺陷决定了BRCA1突变TNBC对DNA损伤药物的敏感性,如铂类药物。这不由得使人们暗自猜想BRCA突变是否可作为TNBC选择铂类药物的一个重要标志物。

  2010年加拿大的一项回顾性分析显示,BRCA1突变患者单用顺铂,病理完全缓解率(pCR率)达到惊人的83%(含蒽环紫杉方案新辅助化疗TNBC的pCR率也就35%左右)。于是,因为BRCA1突变与铂类药物这种亲密关系,有专家在JCO上发文提出了“靶向化疗”概念。2014年一项新辅助研究公布的数据尽管没有前面的数据惊人,但也表现不俗,使用顺铂治疗的BRCA1突变患者的pCR率为61%。同年,一项晚期乳腺癌全程新辅助治疗(TNT)研究数据的公布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该研究显示BRCA1突变的亚组患者明显受益于卡铂,其PFS是多西他赛的2倍。BRCA1突变与铂类药物的亲密关系已经从“暗生情愫的好感期”走进了“比翼双飞的蜜月期”。

 

 

温馨提醒:为了战胜疾病,相信所有患者和家属都希望找到香港最好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来给自己或家人看病,但个人精力其实有限,往往难以面面俱到,医院病床、语言障碍、签证时间不够等难题都是患者和家属要克服的阻碍。唯安国际医疗开通香港医院绿色通道帮助大陆患者顺利就医,大陆患者选择赴港就医前,唯安国际医疗可以帮助大陆患者获得更多就医资讯,免费咨询热线:00852-60660160
一键免费通话 在线免费咨询
上一篇:如何用思密达治疗吉非替尼(Gefitinib)引发的腹泻反应?
下一篇:PARP抑制剂奥拉帕利是治疗卵巢癌最好的靶向药物吗?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