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莫昔芬是晚期乳腺癌患者的治疗用药之一

  在肿瘤早发现、早诊断及早治疗的“三早”理念引领下,钼靶X线乳房摄影普及应用,使早期乳腺癌比例逐渐增多。超声、CT、MRI的相继应用,构建了乳腺影像学筛查系统,极大提高了乳腺癌诊断的及时性和准确性;空心针穿刺活检及细胞学病理为优化诊疗方案奠定了基础。

  缩小手术范围、提高患者生活质量的需求与良好的预后是否可以得兼?随着对乳腺癌本质的深入认识,全身性疾病理念在研究者心中生根发芽。1985年,NSABP-B04研究十年随访结果表明,无论腋窝淋巴结阴性或阳性患者,单纯乳房切除联合/不联合放疗与乳腺癌根治术的DFS与OS均无差别。随后,NSABP-B06、Millan I、NCI、EORTC及IGR等研究相继证实了保乳手术的可行性。

他莫昔芬

  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初,NSABP-B11等研究表明含蒽环类的CAF、AC方案优于CMF方案,肯定了蒽环类药物在辅助化疗中的作用。1988年,NSABP-B18试验入组了可手术的乳腺癌患者,比较AC*4化疗后手术与手术后AC*4辅助化疗对预后的影响,结果显示两组的DFS与OS无显著差别,新辅助化疗向优化个体化治疗策略迈进一步。化疗的普及使得相应支持治疗随之发展。八十年代中期,昂丹司琼等止吐药与止痛药用于肿瘤治疗;八十年代末期,造血干细胞、G/GM-CSF等支持治疗相继应用,有效减轻了患者的痛苦。

  他莫昔芬继七十年代在晚期乳腺癌首战告捷后,八十年代陆续取得喜人结果。1984年,Wiegele J发现TAM可有效提高绝经前激素受体阳性MBC的客观缓解率;1985年,克里斯蒂医院研究表明TAM术后辅助治疗显著延长乳腺癌复发间期、降低远处转移风险。同年9月,在马里兰召开的NIH共识发展会议上,TAM被推荐用于腋窝淋巴结转移和激素受体阳性乳腺癌治疗。内分泌治疗也并非TAM一枝独秀,1983年,Powles TJ报道了芳香化酶抑制剂在转移性乳腺癌,尤其是骨转移患者中的作用。内分泌治疗作为靶向治疗的探路者,成为乳腺癌分类治疗的先行者。

 

 

温馨提醒:为了战胜疾病,相信所有患者和家属都希望找到香港最好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来给自己或家人看病,但个人精力其实有限,往往难以面面俱到,医院病床、语言障碍、签证时间不够等难题都是患者和家属要克服的阻碍。唯安国际医疗开通香港医院绿色通道帮助大陆患者顺利就医,大陆患者选择赴港就医前,唯安国际医疗可以帮助大陆患者获得更多就医资讯,免费咨询热线:00852-60660160
一键免费通话 在线免费咨询
上一篇:地诺单抗(Xgeva)治疗过程中存在哪些用药风险?
下一篇:赫赛汀/曲妥珠单抗耐药后可用Margetuximab治疗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