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P抑制剂可以治疗三阴性乳腺癌患者吗?

  三阴性乳腺癌在临床上属于比较难治的一种亚型,尤其是晚期三阴性乳腺癌患者,治疗手段有限,容易产生耐药性,而且患者的生存期相对较短,所以这是我们临床治疗上的一个难题。针对这个难题我们在化疗领域、靶向药物治疗领域也取得了一定的进展,比如三阴性乳腺癌对铂类药物、PARP抑制剂的临床获益可能优于其他的分子亚型。但是真正意义上取得突破进展的还是以IMpassion130为代表的免疫治疗临床研究,让我们看到了晚期三阴性乳腺癌未来治疗的曙光。我们通过IMpassion130研究发现,如果我们选择了PD-L1阳性患者作为优势人群,在化疗的基础上联合PD-L1能够极大地提高PFS甚至未来OS也能够有显著延长,这是一个突出的方向。

三阴性乳腺癌

  但是实际上在免疫治疗领域,三阴性乳腺癌的研究探索之路也并不是一帆风顺,既往公布的Durvalumab联合化疗新辅助治疗以及前几天刚发布消息的mTNBC二/三线Pembrolizumab单药对比化疗的两个随机对照研究都以失败告终,提示我们未来对三阴性乳腺癌进行免疫治疗的探索要关注几个问题。第一,我们一定要选择一个优势人群,目前来看PD-L1阳性是一个优势人群,但这是针对阿替利珠单抗的临床研究显示出来的,是否能够适用于PD-1的单抗或者其他的PD-L1单抗还是一个未知数。

  第二,除了PD-L1以外有没有其他的分子标志物,可以指导我们临床实践目前来说还没有一个肯定的回答。之前也有研究者用TMB或者其他一些标志物进行探索,但目前看来取得的结果都不是特别理想,本次ASCO上报告对GeparNUEVO研究的TMB探索性分析的结果,显示高TMB水平与更高的pCR率有关,但是高TMB水平与PD-L1抗体治疗疗效无相关性,也再次证明了TMB不能作为免疫检查点抑制剂用于乳腺癌的生物标志物。

  第三,未来免疫治疗应该单用还是联合用药?联合哪种药物?在我们综合治疗当中所占有的策略和地位如何,这依然需要我们通过研究去探索。从以往的研究可以看出,单药治疗对比化疗并没有取得良好的结果,甚至我们也知道联合不同的化疗药物,产生的结果也是不一样的。IMpassion130研究我们联合的是白蛋白紫杉醇,取得了一个比较好的结果。IMpassion131研究我们把中国最常用的溶剂型紫杉醇和PD-L1结合,是否依然能够获得和IMpassion130一样的结果,我们拭目以待。除了紫杉类药物以外,其他类型和作用机制的药物有没有可能跟免疫治疗联合,我们需要做更多的探索。所以在三阴性乳腺癌治疗领域,我们可能看到了一丝曙光,但未来依然有很漫长的路要走。在此我也呼吁广大的乳腺癌从业者,能够跟我们一道,为中国的乳腺癌患者免疫治疗之路探索出一个更成功的治疗策略。

 

 

温馨提醒:为了战胜疾病,相信所有患者和家属都希望找到香港最好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来给自己或家人看病,但个人精力其实有限,往往难以面面俱到,医院病床、语言障碍、签证时间不够等难题都是患者和家属要克服的阻碍。唯安国际医疗开通香港医院绿色通道帮助大陆患者顺利就医,大陆患者选择赴港就医前,唯安国际医疗可以帮助大陆患者获得更多就医资讯,免费咨询热线:00852-60660160
一键免费通话 在线免费咨询
上一篇:一线使用AZD9291/Tagrisso的耐药机制与二线的耐药机制有何差异?
下一篇:为什么奥拉帕尼(Olaparib)既能治疗乳腺癌又能治疗前列腺癌?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