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拉帕利除了乳腺癌与卵巢癌外还能治疗胰腺癌吗?

  2018年ESMO会议上发布的SOLO1试验结果显示,奥拉帕利能够显著改善患者PFS,降低其疾病进展或死亡风险达70%;3年无疾病进展或死亡的患者比例为60.4%,而对照组仅为26.9%。基于此,奥拉帕利被批准用于BRCA基因突变的晚期卵巢癌的一线维持治疗。这也是PARP抑制剂首次被批准用于一线维持治疗。

  发展至今,PARP抑制剂备受大家关注。除了卵巢癌领域以外,奥拉帕利在乳腺癌方面也大放异彩。2018年1月,美国FDA批准奥拉帕利用于治疗携带BRCA胚系突变的HER2阴性转移性乳腺癌患者。这是PARP抑制剂首次获批用于乳腺癌的治疗。随着多项临床试验的同期进行,PARP抑制剂在前列腺癌宫颈癌胰腺癌等领域也已经逐步被开拓,相信在未来会给我们带来更多的惊喜。

  奥拉帕利作为第一个上市的PARP抑制剂,已获得FDA批准用于在卵巢癌、乳腺癌、胰腺癌中的适应症。在ASCO 2019上,发布了奥拉帕利在乳腺癌、卵巢癌、胰腺癌、前列腺癌领域进一步的临床数据,可谓万众瞩目,为肿瘤患者带来更多希望。

奥拉帕利

  POLO研究是一项国际性、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III期临床试验,纳入曾接受转移性疾病治疗、在完成至少16周的一线含铂联合化疗(PBC)后未进展的携带gBRCA突变的胰腺癌患者,按3:2的比例随机分配接受奥拉帕利(300mg,口服,bid)或安慰剂维持治疗。研究主要终点为经盲法独立中心评价(改良RECIST 1.1)的PFS;次要研究终点包括总生存期(OS)、全球健康相关生活质量(HRQoL)评分较基线的校正后平均变化、奥拉帕利的安全性和耐受性等。

  POLO研究创造了胰腺癌领域的两项“第一”。首先,第一项以生物标志物驱动的胰腺癌临床研究;其次,胰腺癌领域第一项取得成功的维持治疗III期研究。POLO研究表明,对于携带gBRCA突变的转移性胰腺癌患者,奥拉帕利维持治疗或将成为新的治疗选择。

 

温馨提醒:为了战胜疾病,相信所有患者和家属都希望找到香港最好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来给自己或家人看病,但个人精力其实有限,往往难以面面俱到,医院病床、语言障碍、签证时间不够等难题都是患者和家属要克服的阻碍。唯安国际医疗开通香港医院绿色通道帮助大陆患者顺利就医,大陆患者选择赴港就医前,唯安国际医疗可以帮助大陆患者获得更多就医资讯,免费咨询热线:00852-60660160
一键免费通话 在线免费咨询
上一篇:利妥昔单抗(Rituximab)联合来那度胺获批用于FL及MZL的治疗
下一篇:一线使用AZD9291/Tagrisso的耐药机制与二线的耐药机制有何差异?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