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武单抗联合贝伐珠单抗治疗肾癌患者的效果好吗?

  Carmena研究掀起了一场关于靶向治疗时代是否还有必要做减瘤性肾切除术的热烈讨论,尽管话题还在持续升温,但本次ASCO-GU已经有研究者开始对免疫治疗时代的减瘤术(减瘤性肾切除或转移灶切除)这一全新话题进行探索。该研究纳入拟行减瘤术或活检的转移性肾细胞癌患者105例,按2:3:2随机入组,分别接受纳武单抗(3mg/kg,q2w,3 个周期)、纳武单抗+贝伐珠单抗(10mg/kg,q2w,3 个周期)或纳武单抗+伊匹木单抗(1mg/kg,q3w,2个周期),用药之后行减瘤术或活检,然后再接受维持2年的纳武单抗治疗。

贝伐珠单抗

  研究结果显示三组的最佳总反应率(CR+PR)分别为55%、44%和43%;中位无进展生存(PFS)分别为14.5 个月、7.6个月和7.5 个月(2.0~12.4 个月);1年的总生存率分别为86%、73%和83%,在中位随访24.6个月后,患者的中位OS尚未达到;三组与治疗相关的≥3级毒性发生率分别为38%、42%(高血压占18%)和47%。研究结果提示免疫治疗联合减瘤术是安全的,且可以给转移性肾细胞癌患者带来治疗获益,未来需要在大型Ⅲ期研究中验证这一模式,同时进行相关标志物分析。

  此研究非常值得关注之处在于,研究尝试了多种药物治疗组合和序贯,这种探索为今后的III期临床研究方案设计提供了安全性和有效性支持。例如,研究采取药物-减瘤术-药物这一治疗顺序,试图说明药物毒性不影响减瘤术的实施而且减瘤术也不影响后续的用药安全性。又如,术前的药物治疗模式涵盖了此前临床研究采取的全部三种模式,即免疫治疗单药、免疫靶向联合及免疫双药联合,尽管在转移性肾癌的一线或二线治疗研究中几种模式效果不同,特别是免疫单药效果欠佳,但仅仅作为减瘤术前用药,哪种模式更适用则尚未可知。

 

 

温馨提醒:为了战胜疾病,相信所有患者和家属都希望找到香港最好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来给自己或家人看病,但个人精力其实有限,往往难以面面俱到,医院病床、语言障碍、签证时间不够等难题都是患者和家属要克服的阻碍。唯安国际医疗开通香港医院绿色通道帮助大陆患者顺利就医,大陆患者选择赴港就医前,唯安国际医疗可以帮助大陆患者获得更多就医资讯,免费咨询热线:00852-60660160
一键免费通话 在线免费咨询
上一篇:达拉非尼与曲美替尼方案可使五分之一的患者获得5年疾病的控制
下一篇:晚期肝细胞癌患者使用仑伐替尼联合免疫疗法治疗的疗效怎么样?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