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期胃肠道肿瘤的靶向药物主要有雷莫芦单抗与阿帕替尼

  晚期或难治性胃癌的治疗选择十分有限,近年,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s,ICIs)治疗部分晚期胃肠道肿瘤患者的疗效已被随机对照临床研究所证实。由于ICIs的抗肿瘤分子机制与传统治疗方法(化疗、放疗、分子靶向治疗)不同,联合治疗策略能否进一步提高抗肿瘤疗效值得深入研究。

雷莫芦单抗

  除调控肿瘤血管生成外,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ascular endothelial growth factor,VEGF)通路可通过多种途径调控机体抗肿瘤免疫反应:1)阻碍树突状细胞(Dendritic cells,DC细胞)和效应T细胞成熟,抑制细胞毒T细胞功能;2)VEGF过表达促进肿瘤内调节性T细胞(Regulatory T cell,Treg细胞)募集、分化及增生;3)募集骨髓来源抑制性细胞(Myeloid-derived suppressor cells,MDSC),进而抑制效应T细胞抗肿瘤反应;4)下调血管内皮细胞的内皮细胞间黏附分子-1表达,阻碍效应T细胞向肿瘤间质内迁移;5)VEGF诱导的肿瘤内血管结构及功能异常可增加肿瘤内压力,阻碍效应T细胞浸润。

  在肾细胞癌裸鼠移植瘤中,贝伐珠单抗联合阿特珠单抗(Atezolizumab)可增加移植瘤内CD8+T细胞浸润,并上调外周血CD8+T细胞的CX3CR1表达。在乳腺癌肺癌及结直肠癌中,贝伐珠单抗可促进肿瘤抗原递呈。VEGFR2抑制剂与抗PD-1抗体联合应用后可协同抑制结直肠癌移植瘤生长,对移植瘤内T细胞浸润和活化程度无影响。抗血管生成治疗后的肿瘤血管正常化现象可降低肿瘤内压力,有利于免疫细胞向肿瘤组织浸润,增强ICIs抗肿瘤效果。目前用于晚期胃癌治疗的抗血管生成分子靶向药物主要包括雷莫芦单抗(Ramucirumab)和阿帕替尼(Apatinib)。

 

温馨提醒:为了战胜疾病,相信所有患者和家属都希望找到香港最好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来给自己或家人看病,但个人精力其实有限,往往难以面面俱到,医院病床、语言障碍、签证时间不够等难题都是患者和家属要克服的阻碍。唯安国际医疗开通香港医院绿色通道帮助大陆患者顺利就医,大陆患者选择赴港就医前,唯安国际医疗可以帮助大陆患者获得更多就医资讯,免费咨询热线:00852-60660160
一键免费通话 在线免费咨询
上一篇:舒尼替尼/索坦的疗效受哪些因素影响?
下一篇:希罗达维持治疗晚期乳腺癌的有效性及安全性如何?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