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妥昔单抗与曲妥珠单抗都可以治疗胃癌吗?

  抗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pitheli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EGFR)家族抗体是一类重要的抗肿瘤分子靶向药物。除直接阻断EGFR家族信号通路所介导的肿瘤增殖、抗凋亡及侵袭等关键活性,还可通过抗体依赖细胞毒作用(Antibody-dependent cellular cytotoxicity,ADCC)、抗体依赖细胞吞噬作用(Antibody-dependent cellular phagocytosis,ADCP)和补体依赖细胞毒作用(Complement-dependent cytotoxicity,CDC)激活宿主抗肿瘤免疫反应。免疫球蛋白G1(immunoglobulin G1, IgG1)骨架是激活上述免疫反应的重要因素,西妥昔单抗和曲妥珠单抗均含IgG1骨架。

西妥昔单抗

  西妥昔单抗的免疫调控作用已有较多报道。相比单纯化疗,结直肠癌肝转移灶中免疫细胞浸润(CD3+,CD8+和CD56+表达)程度在西妥昔单抗联合化疗后显著增加。西妥昔单抗还可促进肿瘤细胞表达HLA I类分子,并激活自然杀伤细胞(Natural killer cells,NK细胞)介导的ADCC效应[。被活化的NK细胞杀伤肿瘤细胞,导致肿瘤抗原释放,继而被DC细胞递呈,激活效应T细胞。活化的NK细胞还可直接上调包括DC细胞和巨噬细胞在内的多种免疫细胞活性。因此,西妥昔单抗具有同时调控固有免疫反应和适应性免疫反应的能力。亦有研究显示,该药物可负向调节抗肿瘤免疫反应:活化负反馈调控信号,促进Treg细胞浸润并上调肿瘤细胞PD-L1表达,导致肿瘤内效应T细胞被耗竭。

  曲妥珠单抗亦被发现具有类似的免疫调控作用。在乳腺癌中,肿瘤浸润淋巴细胞增加与含曲妥珠单抗有效性有关。对曲妥珠单抗耐药的肿瘤中存在PD-L1表达上调。鉴于单克隆抗体对机体抗肿瘤免疫反应的双向调控作用,ICIs或可通过逆转其免疫负调控作用,发挥协同抗肿瘤效应。

  抗EGFR家族单克隆抗体与ICIs联合治疗胃癌的疗效仍有待更多临床证据。Margetuximab是一种新型抗HER2单克隆抗体,与帕博利珠单抗联合用于HER2扩增、PD-L1阳性、曲妥珠单抗治疗失败胃食管腺癌患者。NCT02689284研究共入组60例晚期胃癌,在57例可评价者中,ORR为16%,DCR为54%。值得注意的是,在循环肿瘤DNA中检测出HER2扩增且PD-L1阳性者,ORR与DCR分别达57%与86%。安全性方面,3度及以上的不良反应率13%,严重不良反应包括2例免疫性肝炎和1例肺炎)。一项正在开展的2期临床研究(NCT03409848)拟评估纳武利尤单抗加mFOLFOX6方案联合曲妥珠单抗在晚期胃癌的疗效(表2)。

 

温馨提醒:为了战胜疾病,相信所有患者和家属都希望找到香港最好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来给自己或家人看病,但个人精力其实有限,往往难以面面俱到,医院病床、语言障碍、签证时间不够等难题都是患者和家属要克服的阻碍。唯安国际医疗开通香港医院绿色通道帮助大陆患者顺利就医,大陆患者选择赴港就医前,唯安国际医疗可以帮助大陆患者获得更多就医资讯,免费咨询热线:00852-60660160
一键免费通话 在线免费咨询
上一篇:利妥昔单抗/美罗华也可用于寻常型天疱疮患者的治疗
下一篇:帕博丽珠单抗联合阿昔替尼治疗肾细胞癌的效果怎么样?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