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疫检查点抑制剂与抗血管生成药物可以治疗胃癌患者吗?

  目前,已有研究将寡转移定义为1~5个转移病灶,并且指出局部治疗是影响其预后的因素之一,推荐接受全身治疗联合局部治疗。在2019 ASCO会议上,摘要e15523通过回顾性分析发现:随着食管腺癌(EAC)新药的不断进展,更多EAC患者能够获得长期的生存。而伴有寡转移的Siewert-1和Siewert-2型食管腺癌患者在全身化疗基础上联合局部治疗(例如局部放疗等)可显著改善患者的生存及预后。在摘要e15523这项研究中,共纳入了1400例EAC患者,其中233例为Ⅳ期EAC。在此233例Ⅳ期EAC患者中,85例存在寡转移,另148例无寡转移。研究结果显示,对于存在寡转移的EAC患者,在全身化疗的基础上联合局部放疗可显著提升疗效,其中位总体生存(mOS)明显优于无寡转移的EAC患者(P=0.0001)。因此该研究认为,对于接受全身化疗+局部放疗的EAC患者中,伴有寡转移是预后良好的因素。

免疫检查点抑制剂

  近年来,PD-1单抗、抗血管生成药物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在ESCC领域中取得了一定的进展和循证医学数据。在2019年ASCO会议上,我们中心发表了一项研究(摘要4033),共纳入30例(ASCO上Poster更新的到入组30例)晚期ESCC患者,在脂质体紫杉醇+奈达铂的化疗方案基础上联合应用PD-1单抗卡瑞利珠单抗和抗血管生成药物阿帕替尼。结果显示,该四药联合方案使得晚期ESCC患者的总体有效率(ORR)达到了80.0%左右,其中4例患者达到完全缓解(CR),1例患者达到病理完全缓解(pCR),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结果,也改变了我们对晚期ESCC治疗的观念。在不良反应(AEs)方面,3~4级AEs主要表现为骨髓抑制,在四药联合治疗过程中应加强对患者的呵护。

  在摘要4033这项研究中,共纳入30例(ASCO上Poster更新的到入组30例)不可切除的ESCC患者,均接受卡瑞利珠单抗+pembrolizumab+化疗(脂质体紫杉醇+奈达铂)的四药联合方案治疗。结果显示其总体有效率(ORR)达到了80.0%,这是非常好的疗效。这项研究为不可切除的ESCC患者带来了一种新的治疗选择,并且我认为在ESCC的一线治疗中,PD-1单抗被证实了极具疗效。

 

 

温馨提醒:为了战胜疾病,相信所有患者和家属都希望找到香港最好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来给自己或家人看病,但个人精力其实有限,往往难以面面俱到,医院病床、语言障碍、签证时间不够等难题都是患者和家属要克服的阻碍。唯安国际医疗开通香港医院绿色通道帮助大陆患者顺利就医,大陆患者选择赴港就医前,唯安国际医疗可以帮助大陆患者获得更多就医资讯,免费咨询热线:00852-60660160
一键免费通话 在线免费咨询
上一篇:avelumab加阿西替尼具有成为治疗晚期肾癌患者一线疗法的潜力
下一篇:仑伐替尼是治疗晚期肝细胞癌患者的新型靶向药物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