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必妥(Erbitux)是肿瘤的靶向治疗药物吗?

  谈及爱必妥Erbitux的发现,就不得不提起EGFR靶点和抗体的起源。表皮生长因子(Epidermal growth factor,EGF)和 EGF受体 (EGFR)是由Dr. Stanley Cohen发现的。1952年,美国华盛顿大学 Dr. Rita Levi-Montalcini在实验中观察到,小鼠肿瘤细胞接种到鸡胚中能引导神经的生长,并由此发现了神经生长因子(NGF)。后来,Dr. Cohen于1953年加入Dr. Levi-Montalcini的实验室,在从小鼠颌下腺分离提纯神经生长因子时发现一种可促进新生小鼠提早开眼和长牙且对热稳定的多肽类物质。由于该物质可直接促进表皮生长而被命名为表皮生长因子(EGF)。Dr. Levi-Montalcini 和 Dr. Cohen凭借对NGF和EGF的贡献而获得了1986年诺贝尔生理医学奖。

爱必妥

  随后,在1980年代早期,Dr. John Mendelsohn和Dr. Gordon H.Sato在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UCSD)共事期间发现了抗EGFR的抗体——M225。UCSD将这个抗体转让给了由本校研究人员Ivor Royston 和 Howard Birndorf创办的一家生物技术企业Hybritech,开发用于实验室研究和临床免疫诊断试剂。有意思的是,投资Hybritech的风投机构(KPCB)也是后来名噪一时的基因泰克的首位投资者。

  Hybritech从Sato、Mendelsohn和UCSD转让获得了M225,计划用同位素标记进行肿瘤诊断和定位,但后来由于Hybritech被礼来(Eli Lilly)收购,当时并没有人看好抗体成为治疗性药物的可能性,所以礼来将M225退还给了UCSD。

  随着Dr. Mendelsohn和Dr. Sato相继离开UCSD,M225也逐渐被人遗忘。不过,Mendelsohn却始终有一个心结。1985年Mendelsohn搬到纽约就职于纪念斯隆-凯特琳癌症中心(Memorial Sloan-Kettering Cancer Center)后,便开始四处找人找投资,想把M225转让出去做成诊断试剂甚至是治疗用药。也或许是这份执着,在冥冥之中决定了他与Samuel Waksal相遇的命运。

 

 

温馨提醒:为了战胜疾病,相信所有患者和家属都希望找到香港最好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来给自己或家人看病,但个人精力其实有限,往往难以面面俱到,医院病床、语言障碍、签证时间不够等难题都是患者和家属要克服的阻碍。唯安国际医疗开通香港医院绿色通道帮助大陆患者顺利就医,大陆患者选择赴港就医前,唯安国际医疗可以帮助大陆患者获得更多就医资讯,免费咨询热线:00852-60660160
一键免费通话 在线免费咨询
上一篇:卡博替尼(Cometriq)治疗胃肠道间质瘤的疗效与安全性如何?
下一篇:乳腺癌风险较低的老年患者可缩短曲妥珠单抗的疗程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