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戈非尼与雷莫芦单抗都可以治疗肝细胞癌患者

  虽然此次失败影响有限,但其带来的潜在风险无法忽视。目前,默克、罗氏、阿斯利康等都在进行各种与肝癌相关临床试验,以期在该市场中取得领先地位。目前,除Ketyruda外,拜耳的瑞戈非尼Stivarga(regorafenib)和礼来的雷莫芦单抗Cyramza(ramucirumab)均瞄准了肝癌二线疗法市场,与Opdivo展开竞争。而在肝癌一线疗法方面,罗氏的Tecentriq(atezolizumab)+Avastin(bevacizumab)的组合疗法在一期临床试验中取得了随访10.3月65%应答率的惊艳数据。基于这些数据,FDA已授予其突破性疗法资格。

瑞戈非尼

  事实上,百时美施贵宝在拓展Opdivo适应症方面遭遇过多次失败。最近一次失败发生在一个月前(5月8日),百时美施贵宝宣布CheckMate-498试验显示,与放化疗联合疗法相比,Opdivo+放疗未能延长新诊断胶质母细胞瘤(glioblastoma multiforme)患者的生存时间。而这一失败最早可以回溯到2017年,彼时在与罗氏Avastin头对头临床试验CheckMate-143中,Opdivo单药治疗胶质母细胞瘤未能取得更好疗效。2018年,Opdivo在小细胞肺癌(SCLC)适应症上也连续遭遇两次失败。2018年10月,在CheckMate-331临床试验中,相比化疗,Opdivo未能帮助曾接受过一轮铂类化疗后病情反复的患者延长寿命。2018年11月,在CheckMate-451临床实验中,与安慰剂组相比,Opdivo+Yervoy (ipilimumab)的组合维持疗法疗未能提升接受过一线化疗的SCLC患者的生存期。

  百时美施贵宝在Opdivo适应症开发时所面临的最严重挫折发生在2016年8月,彼时百时美施贵宝宣布Opdivo一线单药治疗晚期非小细胞癌(NSCLC)的CheckMate-026三期临床试验未能到达显著改善无进展生存期(PFS)的主要终点。这一失败不仅令百时美施贵宝股价暴跌19%,还迫使其重组研发部门。

 

温馨提醒:为了战胜疾病,相信所有患者和家属都希望找到香港最好的医院和最权威的专家来给自己或家人看病,但个人精力其实有限,往往难以面面俱到,医院病床、语言障碍、签证时间不够等难题都是患者和家属要克服的阻碍。唯安国际医疗开通香港医院绿色通道帮助大陆患者顺利就医,大陆患者选择赴港就医前,唯安国际医疗可以帮助大陆患者获得更多就医资讯,免费咨询热线:00852-60660160
一键免费通话 在线免费咨询
上一篇:阿法替尼对罕见EGFR突变和少见突变的复合突变效果都不错
下一篇:HER2阳性乳腺癌辅助治疗应优先考虑赫赛汀/曲妥珠单抗

相关资讯